蒋勋的红学观实在是贻害青年! - VR游戏讨论区 - 海燕策略论坛 - Powered by Discuz!

立即注册|忘记密码?

海燕策略论坛
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370|回复: 4

蒋勋的红学观实在是贻害青年!

[复制链接]


352

主题

257

帖子

547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547
发表于 2018-7-23 12:0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正文






蒋勋的红学观实在是贻害青年! (2018-06-30 08:58:48)


标签: 红楼梦 人物形象 薛宝钗 林黛玉 钗黛形象的b面 分类: 对话·答疑·争辩




爱明悟:
想起来一个问题,之前你好像和一个网友讨论过蒋勋。今天翻看了蒋勋说红楼梦。他好像说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是叛逆,非理性的,很不成熟的。宝钗是理智成熟的。他好像也提到由于父亲早逝,宝钗必须理性成熟才能挑起家庭重担。但是他说这种成熟虽然没什么不好,甚至是非常不错的。但为什么作者要写包黛爱情呢?正是因为青春是不理智的,任性胡闹的,才显得可贵。宝玉只有经历了不理智的爱情,才能走向成熟。他说以前东海大学一个学艺术的女生,抽烟喝酒纹身逛夜店,在正统家长看来,这是不好的。但在他看来,只有经历这些,人才能走向成熟,所以他反而更欣赏那个女生。完全理智成熟的人生是没有趣味的。所以他认为,在人的青年时代,需要宝黛这样的任性胡闹,在人成熟后,需要宝钗的理智成熟懂事。但是红楼梦是本祭奠青春的小说,所以宝黛爱情更让他向往,虽然宝钗也有让人欣赏的地方。所以他建议学生年轻时不妨叛逆任性一次,体验体验,等成熟之后,找个宝钗这样的才懂得珍惜。你怎么看!

爱明悟:
曹雪芹的主题也是从“情迷”走向“情悟”,那么蒋勋似乎某种程度上也主张先“情迷”一下体验人生,最后“情悟”达到人生的圆满境界。但我似乎觉得蒋勋有一点“为了情迷而情迷”,而不是为了“情悟”而“情迷”,而且他对“情迷”好像持相当赞美的态度。仿佛是说爱情只有在“情迷”时候才有,好像“情悟”以后就没有爱情的成分了,这好像又和原著表达的不太一样。

郑无极:
我认为蒋勋说这些话是完全不负责任的,等于是贻害青年。青春之所以可贵,是因为这时候的人具有一生中最充沛的精力、最大的选择余地。相对于背上了沉重家庭负担的中年和精力已经衰竭的老年,年轻人可以学习的东西很多、可以创造的东西也很多。青春期的小孩可能是不理智的,但应该在摸爬滚打中尽快摸索经验、理智起来。一味任性胡闹恰恰是在浪费一生中最宝贵的光阴!儿童可以任性胡闹,反正有家长在监护。老年人也可以任性胡闹,反正他们的一生也早已定型。但青年人恰恰是最不应该任性胡闹的!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机遇,一辈子都是后悔不过来的。这个蒋勋反而教唆年轻人任性胡闹,只能说是在刻意误人子弟。至于蒋勋说的女生只有抽烟喝酒纹身逛夜店,才能走向成熟,这种逻辑岂不等于是说,只有犯过罪才能成为守法公民?只有卖过春才能成为纯洁处子?《红楼梦》是批判、反思情迷,强调、推崇情悟的小说,而不是蒋勋所说的那种引诱人堕落的小说。曹雪芹、脂砚斋的基本立场是尊钗抑黛,强调“莫言绮縠无风韵,试看金娃对玉郎”、“钗、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”。在曹、脂看来二玉之情不过是草木与顽石的一场错爱、讹缘,认为宝玉悔不该错认知己,又怎么可能会建议年轻人学林黛玉那样任性胡闹一次?至于蒋勋说的年轻时疯玩够了,最后再找个老实人嫁了,套用《红楼梦》中柳湘莲的话说“这事不好,断乎做不得”、“我不做这剩忘八”。年轻时尚不学好,谁能保证婚后是忠于配偶的?这等于是对真心爱你的人的一种亵渎!我绝对不建议宝钗这样成熟理智懂事的优秀青年与这种人结婚。蒋勋所说的那种人应该一辈子生活在相互任性、胡闹、背叛之中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0

主题

225

帖子

47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71
发表于 2018-7-23 12:2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郑无极:
再一点,爱情的可贵也在于它是一种真心的、投入的感情付出,也并不在于蒋勋说胡扯的什么任性、叛逆、胡闹。贾宝玉之所以对二玉之情感觉刻骨铭心,关键在于他是以选择精神知己的标准,认真对待这件事的。尽管事实最终证明林黛玉是“滚香芋”,伪装成他的同类,最终二人不能不分道扬镳。但对于贾宝玉来说,他对于这段感情的付出仍然是认真的(尽管属于被骗)。也正因为如此,曹、脂又给他安排了金玉良姻,将他真正的精神知己——宝钗带到他的身边,这才有钗、玉二人“莫言绮縠无风韵,试看金娃对玉郎”的浓烈醇香的爱情风韵!当贾宝玉的认真付出用对了人(宝钗),他能收获的乃是更加刻骨铭心的爱情与婚姻!这才是《红楼梦》对爱情可贵的理解!如果照蒋勋的说法,爱情离开了认真付出,只剩下了任性、叛逆、胡闹,那么这样的爱情也就跟逢场作戏、虚与委蛇没什么区别。脚踏两只船、东家吃西家睡,恐怕才是任性的最终选择。如果蒋勋认为这种爱情可贵,我倒是希望有个人像这样以“爱情”的名义来耍弄他。

郑无极:
另外,说到任性、叛逆、胡闹,就林黛玉而言,实际上也并没有蒋勋所幻想的那样任性、叛逆、胡闹,相反,很多时候倒充满了现实利益的工具理性。林黛玉的目的就是要成为宝二奶奶,来抬高自己的地位,然后是“双瞻御座引朝仪”、“鳌背三山独立名”。尽管林黛玉也时常情绪化地胡闹。但她这个目标一直是冲着现实名位而来的。反倒是宝钗只是单纯爱宝玉的愤世、出世精神,根本没想过采用什么手段去成就婚姻,甚至在得到元春特别赐礼时,反过来以宝玉被黛玉缠住,并不理会这事为幸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比之于宝钗的勇于“讽刺时事”、“只以品行为先”,黛玉热衷于“邀恩宠”、“独立名”反倒是要“现实”、“成熟”、“理性”得多!蒋勋给林黛玉一味贴上任性、叛逆、胡闹的标签,而曹、脂却反复强调“黛玉自幼之心机”、“黛玉之心机眼力”,以及“机谋深远”乃是“暗为黛玉作评,讽的妙”!蒋勋那种乱贴标签的做法,根本不利于对《红楼梦》人物形象的深入理解!实际上,“情迷”、“情悟”是针对贾宝玉而言的。贾宝玉错认精神知己,这就是“情迷”,而最终找对了精神知己,这就是“情悟”。蒋勋拒绝“情悟”,只要“情迷”,那就等于是要一个人永远错下去、被骗下去。实际上,错误总是该避免的。如果一开始就能明白“钗、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”的本质,就更能早点获得幸福,何必把宝贵的人生浪费在错爱之上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0

主题

225

帖子

47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71
发表于 2018-7-23 12:40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明悟:
哦,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尤三姐应该最符合蒋勋理解的那种女孩子,而不是林黛玉。三姐原来和贾珍一干人搞那些事情,经历了之后见到柳湘莲,却改行自责夫。但曹雪芹似乎拒绝这种改过,似乎认为尤三姐有原罪,怎么都无法洗清,所以安排她自杀。但她自杀后,又给了她贤妻的评价,并且让柳湘莲出家。这似乎是让柳湘莲反思自己像贾宝玉一样只看表面东西。从这个意义上,柳湘莲也进入了视野盲区,错过了最应该珍惜的人,那么曹雪芹对尤三姐的态度到底是主要赞美还是批判呢?

爱明悟:
其实《红楼梦》真是一部风月宝鉴,你感觉到的人物的本质似乎最后都是截然相反的。黛玉表面清高出世,但实际你发现她很入世。宝钗表面圆滑入世,实际清高出世。贾正看似前面古板迂腐,但最后你发现他本质也是诗酒放纵的。贾芸前面似乎很卑微市侩,为生活向贾宝玉认亲,最后却仗义探庵。刘姥姥感觉很圆滑,吃尽贾府,最后却救助巧姐。尤三姐最初给人感觉很浪荡,实际却刚烈钟情。晴雯的嫂子看似轻浮,但实质也是个理解情感的人。很多人都处于太极图的两极。

郑无极:
尤三姐也不符合蒋勋的定义。蒋勋很推崇女孩子年轻时疯玩一阵,年龄大了再找个老实人嫁了这种做法,但曹雪芹却完全不认同这种做法。曹雪芹认可尤三姐的悔改,却又认为这样做虽然比死不悔改好,但来得太迟了。所以,不管是尤二姐的贤惠隐忍,还是尤三姐的铁心从良,最后都并未换来好的结果。其实,柳湘莲与尤三姐还真的是最合适的一对儿。尤三姐先前老辣无耻,放荡不堪,而后立意从良,心比铁坚。柳湘莲也是先前眠花宿柳,无所不为,而后一定要娶一个贞洁贤妻。但问题在于,人作任何事都是为此负责的。你先前爽够了,现在立意要改,谁会相信你?在名声已坏的情况下,再要取信于人,不是比不做这些事要难上百倍?尤三姐既然失身与东府,即使她不自杀,柳湘莲娶了她也不会真心相信她。只有她以死明志,柳湘莲才会信她真的要改。这就成了无论如何都无法幸福的魔咒。同样地,柳湘莲既然要美女又要贤妻,自己的过往经历却一团糟,若不是尤三姐这种行为有瑕之人,哪个纯洁的美女肯嫁给他这样的浮浪子弟?连尤三姐都要嫌弃,此生他也注定得不到佳偶。曹雪芹也正以此点明“一步行来错,回首已百年,古今风月鉴,多少泣黄泉”的主题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0

主题

225

帖子

47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71
发表于 2018-7-23 13:0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郑无极:
《红楼梦》很喜欢风月宝鉴式的翻转写法。除了黛玉似出世而实入世,宝钗似入世实出世这种地方以外,更多地还体现在人物与人物之间关系之上。比如,先写黛玉处处嫉恨宝钗,一翻转就成了“蘅芜君兰言解疑癖”、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,黛玉被宝钗感化后,反倒最崇敬宝钗。又比如,先写贾政恨铁不成钢,多次打骂宝玉,一翻转就成了贾政名利之心大灰,反倒欣赏其宝玉的才情,不再以举业逼他。严父原来是最能理解儿子的慈父。当然了,最重要的翻转就是宝玉从情迷于黛玉,转而情悟,移爱于宝钗。正所谓“钗、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……二人之远,实相近之至也”、“钗与玉远中近,颦与玉近中远,是要紧两大股,不可粗心看过”!不仅如此,《红楼梦》还写得非常自然,读者乍一看有可能会觉得出乎意料之外,但仔细一琢磨,其实又是完全在情理之中,前文中作者早就作了足够的铺垫。就拿宝玉移爱于宝钗来说,尽管后三十回佚稿早已迷失无稿,但仔细阅读脂评本前八十回中的伏线,就完全能得出与脂批相同的结论。从黛玉的“滚香芋”、“机谋深远”,到宝钗的勇于“讽刺时事”、“只以品行为先”,皆是关于“钗、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”的伏线。即使那些看似表现宝玉铁心迷恋黛玉的文字,也被作者以各种巧妙的手段加以了否定。比如,第5回所谓“俺只念木石前盟”就被作者斥为“终身误”,第36回宝玉梦呓的“我偏说是木石姻缘”,又被宝玉醒来后的说法给打脸:“不该!我怎么睡着了?亵渎了他(宝钗)!”最终作者还亲自出面告诫读者:“莫言绮縠无风韵,试看金娃对玉郎!”强调宝钗、宝玉婚后正有着如同“古鼎新烹凤髓香”一般醇香浓烈的爱情风韵,还要那些诽谤金玉良姻的拥林派读者闭嘴“莫言”!曹雪芹的高明就体现在这里。浅尝辄止者根本看不懂这书,《红楼梦》终归是为有心探究作者内心深处的研读者所准备的!

爱明悟:
曹雪芹在尤三姐的问题上似乎还是受到理学“存天理”,灭人欲的影响,强调情感上的忠贞,其实以现在观点看,尤三姐其实在当今社会价值观也不算是放荡。感觉尤三姐很像韩爱姐,对感情处理比较极端。

郑无极:
这个倒不一定是基于程朱理学。即使在今天,有过不检点行为的人,也是不容易取信于人的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

0

主题

225

帖子

47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71
发表于 2018-7-23 13:0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爱明悟:
今稿中好像看不到尤三姐和贾珍有那种龌龊行为,反倒似乎是一种嘲笑似的反抗。也许在早稿中的《风月宝鉴》,尤三姐和贾珍等有sex行为,可能曹雪芹删掉这些也是为了和整部书基调和谐,既然赞美女性,总不能把她写的太龌龊。

郑无极:
你说反了,脂评本(今稿)中写了很多尤三姐与贾珍龌蹉暧昧的举动,曹雪芹只认为她烈,并不认为她一开始就贞,反倒是程高本将尤三姐洗刷成了从头到尾都是贞洁烈女的样子。我以前专门写过《尤三姐形象的脂、程之别》谈过这个问题。举几个例子:

第65回,脂评本作“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,百般轻薄起来。小丫头子们看不过,也都躲了出去,凭他两个自在取乐,不知作些什么勾当。”

程高本却作“贾珍虽有垂涎之意,却也不肯造次了,致讨了没趣。况且尤老娘在旁边陪着,贾珍也不好意思太露轻薄。”

——前者是贾珍与尤三姐“百般轻薄起来”,后者是贾珍“不好意思太露轻薄”。

同回,脂评本作“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,大红袄子半掩半开,露着葱绿抹胸,一痕雪脯。底下绿裤红鞋,一对金莲或翘或并,没半刻斯文。……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洒落一阵,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,竟真是他嫖了男人,并非男人淫了他。”

程高本却作“这尤三姐索性卸了装饰,脱了大衣服,松松的挽个簪儿。身上只穿着大红袄儿,半掩半开,故意露出葱绿抹胸的一痕雪脯。底下绿裤红鞋,鲜艳夺目,忽起忽坐,忽喜忽嗔,没半刻斯文。……尤三姐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,村俗流言,撒落一阵,由着性儿,拿他兄弟二人嘲笑取乐。”

——前者强调尤三姐“一对金莲或翘或并,没半刻斯文”,用小脚挑逗男人,“竟真是他嫖了男人”。后者将这些话完全删改。

同回,脂评本作“谁知这尤三姐天生脾气不堪,仗着自己风流标致,偏要打扮的出色,另式作出许多万人不及的淫情浪态来,哄的男子们垂涎落魄,欲近不能,欲远不舍,迷离颠倒,他以为乐。”

程高本却作“这尤三姐天生脾气和人异样诡僻,只因他的模样儿风流标致,他又偏爱打扮的出色,另式另样作出许多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来,那些男子们 ,别说贾珍、贾琏这样的风流公子,便是一班老到人铁石心肠,看见这般光景,也要动心的。”

——前者强调尤三姐的“淫情浪态”,后者只说“风情体态”,不说尤三姐的放荡。

第69回,尤三姐的鬼魂在梦中对尤二姐说:“亦系理数应然,你我生前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,故有此报。”

程高本却作“只因你前生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,故有此报。”

——前者“淫奔不才”的是“你我”二人(即尤二姐、尤三姐),后者是“你”一人(仅尤二姐)。

脂评本中所有涉及尤三姐淫乱的行为,皆被程伟元、高鹗删去。这就是尤三姐形象的脂、程之别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GMT+8, 2018-10-24 07:15 , Processed in 0.07812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